人大代表参加选美,身份迷失还是角色突围

  • brytw.cn   来源:新华网   2020/1/14 21:26:59  

袁静近影

       她是最年轻的江苏省人大代表,也是团中央候补委员,更是今年的奥运火炬手,她就是袁静。近日,21岁的袁静再次引起广泛关注,这次是因为她参加“2009国际中华小姐”的选美大赛,立刻引来了网友的热捧,目前的选票已经排名第二。不过因为工作的原因,袁静遗憾地表示:“即使有机会进入复赛,也不能参加了,但今后如果还有机会,我一定会再去尝试类似的比赛,因为我不光是个人大代表,更是个有朝气的年轻人!” (10月10日《现代快报》)
       据说,袁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以人大代表身份参与选美的选手,而袁静在拉票动员文章中也并不隐瞒自己的特殊身份——奥运火炬手、江苏省唯一的80后人大代表、团中央候补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军80周年的特邀代表。
       这些很主流、很正面、很光鲜的头衔在当下的中国社会,不仅是一种称谓,而且是一种地位,一种荣誉。当这些和崇高、庄严紧密相连的头衔与“选美”相关联时,一种来自世俗的惯性价值判断立刻会让这件事产生黑色幽默的效果,仿佛戏子加冕、土匪绣花般不可理喻。
       首先,我们必须弄清楚“选美”这件事的“性质”。
       “选美”与“选举”虽只是一字之差,但在国人眼中,简直判若云泥。
       说到底,在我们的主流民意里,还没有从心底里认同“选美”,虽然我们许多人热衷于观看各种选美大赛、模特大赛,但是一旦自己的亲人或爱人去参与,心理障碍马上凸现。
       翻看一下历史,女性之美历来倍受尊崇,无论《诗经》还是《离骚》都不吝笔墨大加描绘。但是,我们也不能否认,“选美”一词的最早由来似乎与封建帝王遴选宫女,以供满足其一人之欲有关。虽则可以“一朝选在君王侧”“三千宠爱在一身”甚至“姊妹弟兄皆列土”,名利双收,一朝闻名天下,但是女人以美色博得上位还是不受待见的,仿佛靠犯规赢得足球比赛一样不能接受。及至后来的人体摄影、人体素描等等,虽有艺术护体,但是“道德败坏”的阴影似乎从未隐去。这真是自相矛盾,一方面是喜欢“美”,赞赏“美”,另一方面又不能容忍“美”,甚至猜忌“美”,诋毁“美”。
       如此这般,我们现在再来看袁静选美这事就好理解多了。
       在众多传统道德感强烈的人眼里,参加选美的人不是异端,也是另类,至少本分的女孩子是不为的,而光环在身的袁静无疑前途远大,怎能与那些人沆瀣一气?
       这才是属于中国社会属性之列的一种意识形态。
       其次,我们来看看人大代表的一贯形象。
       人大代表应该是人民选举出来的,代表人民参政议政的人。不想去深入探讨这种身份产生的合法性、代表性。大家都知道,人大代表不是普通人,我们往往只能从媒体上了解到他们在开会,在视察,在共商国是。距离产生美,产生神秘感,产生权威。于是,我们在猜测、羡慕中观望和崇拜。虽然,我们也知道,有为数不菲的代表也沦为阶下囚。
       现在,有一位省人大代表、一位80后的美女代表,可能会穿着泳装在公众面前展示。嘿嘿,所有以人大代表身份管理国家的人或许感到自己也被扒光了衣服站在了镁光灯下了吧。
       尊严扫地,威严扫地,权威扫地。
       中国的政治生态显然不能让这种个人化倾向、个性化特点太鲜明的前卫事物生存下去。
       这也是一种文化。
       最后,谈一点法律问题。
       人大代表能不能参加选美,似乎相关法律并无明文规定,想来如果不准,也应该算是一个潜规则吧。
       也就是说,如果作为一名人大代表,能够忠实地代表民意,尽职地履行职责,勤勉地做好工作,恰当地处理好工作与选美的关系,应该不违法,更不违宪。而且袁静是一名基层团委书记,特殊的工作岗位和工作性质令袁静做出这样的选择似乎“顺理成章”。
       解放思想,不能只
相关阅读:
液压分裂机 http://lzboao.51sole.com

八卦门·竞技场

娱乐 |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