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两"站街女"被拘 一人变性一人男扮女

  • brytw.cn   来源:新华网   2020/1/10 19:38:17  

这是一起治安事件,也是一个关于性别认同的悲剧。

男子隆胸,身着女装,在布吉公园拉客招嫖,不少买春者竟也不辨雌雄。23日晚间11时许,龙岗布吉派出所在布吉公园抓获两名“站街女”,经审查发现其中一女子是从男子变性而来,另一人仍是男儿身,但做过隆胸手术。两人都表示,虽有男儿身,都盼望成为女性,只热衷与男性交往。专家称,两人或存在性别认同障碍。

两名“站街女”均是女子装扮,留长发,浓妆艳抹,上身穿吊带露背装,乳沟若隐若现,下身着短裙、丝袜,脚踩高跟鞋,打扮入时。仔细看,两人面相仍有男性特征,生有喉结,关节明显粗大,手臂肌肉鼓起,走路大步流星,少了女性的温婉。

事发的布吉公园进门左侧有一座假山。23日晚间,两人被警方查获时,正在假山附近拉客招嫖。据警方介绍,两人借着夜色,向公园内的男性游客搭讪,当场商量价格,随后找地方交易。

根据警方掌握的情况,这些拉客招嫖人员收费低廉,开价五六十元,砍价之后几元钱也能交易,有时这些人在公园内完成交易。此前,警方也多次组织行动,对该地拉客招嫖人员进行整治。此番将两人查获时,民警亦对其身份产生疑问。通过户籍系统查实,一人身份信息为女性,但是从男性变性而来的,另一人身份信息显示为男性。两人日常都以女性身份出现,衣着都是女装。两人并无案底,经检查并未携带传染病病毒。

原系男儿身变性已三年

30岁的阿芳(化名)是广东籍人士,身材苗条。身份信息显示其为女性。阿芳承认出生时为男儿身,在小学三四年级时发现自己更愿作为一个女孩。成年后,其在网络论坛上结识了一些有相同爱好的“姐妹”,经介绍,其三四年前在辽宁沈阳做了变性手术,并在派出所更改了户籍信息。时至今日,她仍需服用少量药物,维持女性体征。

据深圳一名长期从事变性手术的医生介绍,变性前需要有个人及监护人出具的书面意见,以及警方作出的无刑事犯罪记录证明等,这样做过变性手术后,方能在户籍系统变更身份。

阿芳说,她是在收养的家庭长大的,成年后与养父母关系并不密切,因此自筹10多万元做了手术,手术后也与他们没联系。“做了手术之后,除了身体的变化,最重要的心态,心态上就觉得自己是个女孩了。”她说。

男子瞒家属隆胸扮女人

另一名“站街女”阿华(化名),32岁,是河南籍人士。警方证实说,从外形看阿华是正常男儿身,身份信息亦显示为男性。不过,阿华表示,他更喜欢自己成为女人,为此还隆了胸。

阿华称,他曾结婚,还与老婆生育过孩子,目前已离婚,孩子送给亲戚收养。谈恋爱时他对女人没兴趣,更喜欢和男子交往,幻想自己为女性角色。他无法理解自己的想法,更不敢和家属探讨这样的问题。此前出于家庭压力被迫结婚,最终婚姻难以继续。做隆胸手术也瞒了家人,因担心被亲属拆穿,自隆胸后他一直避免与家人见面,日后如何面对家人也从不敢想。

除了钱招嫖或为消遣

据警方介绍,阿芳有正当工作,在一公司任职,但她称平常与同事往来不多。阿华则没有正当工作。两人都称,卖淫并非为钱,只为“玩一下”。

一名民警分析说,根据调查,两人提供卖淫服务收费极低,砍价之后可以低到几元钱,而且两人都是独来独往,站街卖淫除了图钱,更主要的可能也是因为无朋友、无圈子,借此消遣。

两人既然有男性体征,又如何能与嫖客交易?民警透露说,根据他们的了解,公园灯光昏暗,有时在户外交易,嫖客难以察觉,部分嫖客是醉酒召妓,更无法察觉。阿华说,与人交易时,“能应付就用嘴、手等去应付,应付不过去就算了,不做生意。”他称,也有一些客人喜欢他这样的类型。

提醒

警方:不管嫖男嫖女均要处罚

变性人以及男性拉客招嫖,应该如何处罚?办案民警表示,《治安管理处罚法》修订前对同性之间的性交易处罚是空白,修订后对卖淫嫖娼人员的处罚均不分性别。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六条的规定,“在公共场所拉客招嫖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两人均被警方处以拘留。警方还表示,如果有嫖娼人员在与两人交易时被警方抓获,嫖娼人员亦不分男女,均要被处罚。

说法

专家:两人或有性别认同障碍

并非同性恋,也不是异装癖

国内知名性别障碍专家田亚华认为,阿芳和阿华虽然都曾经或者目前仍是男儿身,性取向仍是男性,并非同性恋。同性恋并不会否认自己的性别身份,也不会有异装举动。但这两人表现出强烈否认自身男性性别身份的特征,并且渴望成为女人,有可能存在性别认同障碍。造成性别认同障碍的原因至今尚不清楚,但有研究认为与社会环境因素存在联系。如果家长在孩子幼年时发现孩子有类似障碍,应引起重视。

钱铭怡主编的《变态心理学》中分析称,社会环境因素对性别认同起一定作用,家庭养育方式被认为是一个重要因素。书中描述称,女性化的男孩穿女装时,家长们认为这是孩子的聪明可爱,有的母亲还指导孩子如何化妆,家庭相册中也常有男孩穿女孩衣服的照片,这会造成生理上的性别与后天习得的性别认同之间存在冲突。

不过,钱铭怡在其著作中亦提到,社会环境因素对性别认同不一定起决定性作用。有人曾提出激素理论,认为怀孕时母亲体内过高的雌激素或雄激素,会雌化男性胎儿或雄化女性胎儿。少量研究还显示,部分患者的染色体存在异常。

田亚华称,类似有性别认同障碍的人群在中国可能有上百万人,他曾接受上百名患者的咨询,因与主流人群存在差异,这个人群生活境况大多较为糟糕。性别认同障碍患者需要经过系统分析方能确症。但患者往往是由于生理因素引发,大多无法通过心理疏导治愈,下下策是做变性手术。

钱铭怡在著作中提到,类似障碍的治疗是一个棘手问题,通常病人求治的动机是改变身体而不是改变心理。目前为止,最有效的则是通过外科手术改变身体结构。在西方做类似手术之前,希望改变性别者至少要按异性的角色生活两年,使其确定自己的确想要成为一个异性,而且他们必须在心理上、经济上和社会上是稳定的。

名词解释

性别认同障碍

北京大学教授钱铭怡主编的《变态心理学》中称,性别认同障碍是一种强烈而持久的异己性别的身份认同(不仅仅是想以作为另一性别而获得社会文化上的好处)。患者为自己的性别感到持久的不舒服,或者认为自己目前的性别角色很不合适,性别认同与自己生理上的性别不一致,强烈地希望成为异性,常常寻求各种方法试图改变他们的身体和性征。

青少年或成年人的性别认同障碍又称为“易性症”,与异性装扮症不同,男性易性症患者穿女性服装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获得性的唤起,而是为了感觉更像一个女子,为了获得与自己愿望相符的异性一样完整的生活。此类障碍也与女性化很强的男同性恋者有区别,同性恋者并不认为自己是女人占据了男人的身体,也没有成为女人的愿望。 


相关阅读:
柏尚塑身衣 http://die1799.51sole.com

八卦门·竞技场

娱乐 | 体育